有人说,想要了解宁波,就先从宁波月湖湖畔的天一阁开始。

  月湖,是宁波的“母亲湖”,北宋时期,王安石任县令,于月湖延聘“庆历五先生”,兴教重学,浙东学术自此萌芽。如今她已经历过1400多个年头,成为了宁波历史的见证人,可以说是,一部宁波史,半部在月湖。而400多年前(明嘉靖四十年至四十五年),由范钦主持建造的天一阁,选址建在了月湖边,从此书香不绝,将这里变成了“宁波的书房”。

  所以,想要了解宁波这座城市的历史渊源、文化底蕴,就去天一阁里寻。这里是一个以藏书文化为核心,集藏书的研究、保护、管理、陈列、社会教育、旅游观光于一体的专题性博物馆。除了藏书文化区,还有园林和陈列展览区。以天一阁为中心的藏书文化区有东明草堂、范氏故居、尊经阁、明州碑林、千晋斋和新建藏书库。以东园为中心的园林休闲区有明池、假山、长廊、碑林、百鹅亭、凝晖堂等景点。

  那么如何寻呢?我们就从天一阁西门范钦先生的铜像开始,慢慢揭开天一阁里的秘密。

  东明草堂

  天一阁原本是范钦先生所建的私人藏书楼。最早的藏书楼名为“东明草堂”。东明是范钦老先生的号,草堂是老先生对自己书房的自谦。从范钦先生铜像右手边的门走过去便是东明草堂,后来草堂逐渐无法容纳老先生日益增加的藏书,便成为了家里的会客厅,后将新藏书楼命名为“天一阁”,引自《易经注》中的“天一生水,地六承之”之语,在建筑格局中采纳“天一地六”的格局,旨在“以水制火”。

  东明草堂正门对面是一幅獬豸堆塑。獬豸是古代传说中的神兽,体型大者如牛,小者为羊,类似麒麟,双目明亮有神,额上通常长一角,俗称“独角兽”,是正义的象征。据说这堆塑手艺已失传,馆内绝大部分作品源自老艺人胡善成。

  东明草堂往前行便到了范氏故居,范式故居原来是用作范氏后人生活起居的场所,清道光年间恢复重建,现内部已恢复成明代范钦时书房的布局,有塑像呈现范钦分家授书的场景:范氏立下“代不分书、书不出阁”这一家规,也正是这一家规,为范氏数百年的藏书传承起到了重要作用。

  范式故居左右两侧分别有一处展示区,一边是古籍修复技艺演示区,一边是古籍藏书架展示。

  天一阁

  在微黄的一盏盏小灯下,封存在玻璃柜里的展书,折射着耀眼的光芒。我的目光小心翼翼地从那些孤本、抄本、文献上掠过,不由得心生崇敬赞叹之意。

  那一个个原木色的大书柜里珍藏陈列着的是中国文化的珍贵典籍,是范氏家族十三代人的心血,也是众多有文化良知的捐赠者的心意。那些藏书已经穿越了时空,在历史的尘烟中熏成了酽酽的微黄。天一阁的屋宇虽然苍老,但天一阁博物馆也折射了一个艰难荣耀的文化奇迹。

  在明朝时,第一任天一阁主范钦的藏书已经达到7万余卷。现在,这里的藏书规模已经达到30万卷,其中,珍椠善本8万余卷,除此之外,还收藏大量的字画、碑帖以及精美的地方工艺品。最为可贵的是天一阁保存了自明洪武四年首科至万历十一年第五十二科完整无缺的进士登科录,有百分之九十以上为孤本。

  天一阁在编撰《四库全书》的过程中立下汗马功劳。在乾隆下令编纂《四库全书》之初,为了支持书籍的编纂,天一阁便慨然进呈638种阁藏书籍,率先在民间藏书家中作出了表率;而在光绪年间及民国时期的补抄文澜阁《四库全书》工程中,天一阁更是提供了许多弥足珍贵的善本作为底,所以即便说天一阁是“文澜阁《四库全书》得以完成的一大支柱”,也完全不为过。

  珍贵的藏书和所作出的巨大贡献,使天一阁成为我国现存历史最久、亚洲第一、世界第三的私家藏书楼。

  千晋斋展馆

  这是一座收藏古砖的展馆。收藏了1931年-1933年宁波旧城改造拆毁城墙时发现的大批晋朝古砖,由时任北京大学教授的马廉所收集保管,

  后全数捐献给天一阁,命名为“千晋斋”。

  水北阁

  水北阁是清代宁波当地著名的藏书楼。藏书家叫徐时栋,是清朝咸丰同治年间时候的藏书家。徐时栋生于鄞县富商人家,生逢鸦片战争、太平天国乱世,他一生命运多舛,33岁中举人之后,藏书述课以终。

  徐时栋前后有三座藏书楼,分别命名为烟屿楼、城西草堂、水北阁,先后藏书近20万卷。徐时栋的藏书理念还影响着周边的学生和朋友,形成了一个可观的藏书家群体,如董沛的六一房山、赵佑宸的诒谷堂、张寿荣的花雨楼等,不仅发扬光大了宁波藏书风气,还在晚清中国藏书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宁波篇章。

  范氏余屋

  这里曾是范钦后世家族的附属用房,现在作为“智者之香——天一阁发展史陈列馆”,里面记载着范钦的介绍、范钦如何收书、范氏后人及家谱以及天一阁重修等资料。门口有三个铜像,表现的是当时晾晒藏书的场景。古时藏书为了防潮防蛀,需要定期晒书。这组铜像在雨后的天一阁显得栩栩如生,看着铜像不禁脑补出当时范家晾晒藏书的情形。

  司马第

  司马第在古时是范钦家的正大门,门两边分别有一对旗杆为进士旗。古时中了进士才能在门口竖一对旗杆来代表荣耀。范家出了两个进士,所以左右两边各有一对旗杆。

  凝晖堂

  凝晖堂是砖木、石柱结构的清代建筑,这里最有特色的是设有“四明兰亭专题陈列”。

  四明为文物之邦,文献渊薮,与王羲之及其《兰亭序》有深厚的渊源。

  神龙本《兰亭序》,元代大鉴赏家郭天锡已认定其为唐太宗时期供奉拓书人冯承素等奉敕从兰亭序真迹上摹出的作品。天一阁藏神龙兰亭石刻为明代书法家丰坊请人据冯承素等人所临摹原本勒石而成,学术界公认为存世的《兰亭序》传本之冠。

  传说王羲之喜爱养鹅,并从鹅的体态、行走、游泳等姿势中,体会出书法运笔的奥妙,领悟到书法执笔、运笔的道理。他认为执笔时食指要像鹅头那样昂扬微曲,运笔时则要像鹅掌拨水,方能使精神贯注於笔端。所以在他兰亭序中出现的“之”字,每一个“之”字的形态都不尽相同,传说就是在呈现鹅的各种体态。

  在神龙兰亭石刻中,可以仔细品味这份趣味。

  花轿厅

  这里原是闻渊家祠堂,现在这个陈列厅里展示着万工轿。

  这万工轿名字缘由十个工人用了三年时间一万个工时打造,所以被称为“万工轿”。花费如此多的时间打造这顶轿子,轿子的精美程度可见一斑。

  轿子采用榫卯结构工艺,其中238个配件能拆装自如。雕刻运用浮雕、透雕、镂空等多种技法,朱金漆木雕贴金、描金、铺绿、洒云母特色工艺。整个轿体金光耀眼,各种人物、动物装饰可以说是繁复到了极致。这万工轿上的图案源于戏曲故事,如《三国演义》中的三英战吕布、刘备东吴招亲,神话故事中的八仙过海,刘海戏金蟾,反映了宁波独特的海洋文化和山水农耕文化。

  宁波麻将发源陈列馆

  天一阁里有个麻将博物馆,作为中国首家以麻将文化为主题的博物馆,宁波也算是实至名归,因为宁波就是麻将的起源地。

  这个博物馆,就在麻将发明人陈鱼门(字政钥)家族宗祠内。

  它从麻将的发展史开始讲起,考证了陈鱼门先生的生平、中国博戏的发展史、麻将的产生演变史,并从宁波的方言、航海术语等方面佐证了麻将与宁波千丝万缕的联系:麻将,宁波话的发音是麻雀,麻将上面饼、条、筒当时都是上海航行船上的用具,也都是宁波的方言叫法。

  展厅内还展出各时期做工精美的麻将。

  秦氏支祠戏台

  天一阁靠近南门附近,有一秦氏支祠戏台。作为南方近代祠堂建筑及朱金漆木雕的代表,秦氏支祠戏台建筑融合了木雕、砖雕、石雕、贴金、拷作等民间工艺于一体,具有与众不同的宁波地方风格。

  秦氏支祠戏台是秦氏支祠最华丽的建筑,时耗银二十余万元,作为甬上望族的秦氏后人每年均在此举行祭祖活动。

  戏台方台圆顶,取“天圆地方”之意。戏台的屋顶为单檐歇山顶,由十六个斗拱承托。看戏的时候,正面放牌位,对着戏台,族人的长辈坐正面,晚辈女眷靠在二楼的栏杆上听戏。这种情境的还原在戏台边的墙壁石刻上有呈现。

  天一阁园林

  天一阁里的建筑和园林相得益彰,在以东园为中心的园林休闲区中,园林艺术被展现的淋漓尽致。

  天一阁藏书楼前的假山成于清康熙年间,范钦的曾孙范光文绕“天一池”叠砌假山、修亭建桥、种花植草,使整个的楼阁及其周围初具江南私家园林的风貌。这其中还能看到站立在各处的海礁石叠成的九狮一象,不过他们的长相有点萌。

  在园中漫步,颇有一种“深深院落重重水,庭院深深深几许”的感觉。园中假山环绕,古树成荫,让整个园林显得幽深而宁静。房屋雕梁画栋,墙上各种浮雕,栩栩如生。如今的天一阁景区包含了相邻的秦氏、闻氏、陈氏祠堂,更能体现明清时期民居的特点。

  如今的天一阁,安静的在宁波城月湖湖畔矗立着。而前不久仙逝的金庸先生家族谱《海宁查氏》一共五卷,也存在了这天一阁内。

  在经历了朝代更迭、失窃、乱世等等那么多的劫难后,如今成为了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全国古籍重点保护单位,“天一阁·月湖”荣升为国家5A级景区。

  宁波的宣传口号是“书藏古今,港通天下”,这句话完整的概括了宁波这个城市的特点。“港通天下”指的是宁波港,那“书藏古今”就是这天一阁了。“天一阁·月湖”作为宁波第二个5A级景区。让宁波这个全国知名的港口城市在繁忙的商务喧嚣中多了一分宁静和书卷气。

推荐阅读

相关视频

更多>

菲律宾sunbet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菲律宾sunbet公司 版权所有Copyright © 1996-2015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菲律宾sunbet公司 版权所有

0